Polytechnique 回归原始

一个交大的MM曾和我说,她去了Polytechnique的校园之后就开始对这所学校犯花痴。从这学校平凡至极的外表来看,她至少是被Polytechnique的气质和一丝不苟的学习态度感动了。

 

的确如此,今天的面试,法国人一丝不苟的科学态度,让人敬畏。他们让我明白,天才是一回事,基础是另一回事。他们并没有刁难我们学生而是在试图寻找一个对于我们来说比较简单的问题,教授记下的只是我们的思路。

 

我被复旦,这个充斥着“天才”的学校彻底惯坏了。知识?这是不够的。需要训练,哪怕是学习最基本最朴素的理论。我们缺少这些。

 

最后一个,传说中面科学的黑人MM,告诉我:他们看人,先看你学了什么,然后再和你对话,的确如此。她和一个数学教授,基本问完了我学过的每一个科学分支,最后惊讶于我没有系统的学过常微分方程。我不得不说法国人很傲慢,但不得不承认在那个国家,微分方程是基本课程,巴黎有一堆微分方程方面数学家,比如Lions父子。

 

我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过去的几年里,过分的追求结果而忽略学习的过程,只能怪我自己。本科阶段依然一丝不苟学习的在身边确实少见,怪不得学长们到了巴黎都不得不加倍刻苦,都说到了Polytechnique便发现自己学过的等于零。从面试的题目就能看出,他们的关注点在于最基本的知识上(定义),而不是高级的应用(定理)。我们平时显然只看重后者。大一时候数学分析的老师曾和我们说过法国人和我们学习数学的区别,他们不关注结论,而总是致力于最原始的推导和证明。利用这些,我们在和别人交流时,反映的不是我们在数学方面的学习背景,而是数学方面的训练以及学习的能力。

 

说一下面试内容吧,

数学,三题。

1、一个周期函数,在一个微分方程中,一系列问题关于这个方程的解,我没做。

2、在Rn度量空间上,一个离散的子群的性质,比如它是一个闭集,他的离散性取决于单位元,以及群元素的形态等等。一拿到这题,感觉容易上手,其实我们平时并没有碰过。它把抽代放进了度量空间中,做起来,便觉得有点头晕@@。所以被他提示了很多细节。结果没有全部做完。

3、F(x)是个C1函数,收敛于0,问我F’(x)是不是也收敛于0. 有反例的,我没想出来,更严重的是,我开始居然把 F'(x)->0 证明出来了,当然是错的。

一个感觉,自己数学很不熟练,有时候,知识的掌握是很重要,但是其实平时的训练,才是关键。前面提到,他们看中我们的思路和方法。

 

物理,两题。

1、关于振动。讨论一个在原点的振动加一个周期外力之后的运动规律。我知道,就是解巍二次常微分方程,但是我不会。只能在教授的提示下,一点点做了。

2、天体物理。关于三体的运动规律,没时间做了。

总之就是很囧,没办法,物理我只掌握了概念。这是远远不够的。物理教授出去的时候,数学教授试图来帮我。。。但没成功。

 

科学,一题。

给了我一篇关于讨论基因导致生物老化的文章。冲击了统治50多年关于细胞和组织破坏导致老化的思想。

我只给教授说了一些大意和文章的思路。她没怎么听,然后就开始问细节了,晕

她问我,人类的传统观念是细胞和组织破坏导致老化,哪里有写呀。我说第二段关于活性氧元素的地方。她点点头,让我写这是什么东东,我只是隐约有点印象,但还是不会写。又问我生活中如何防止这些发生呢,我想了半天想不出来,原来就是用cream. 之后还问了一些别的细节,关于胰岛素啊,食物营养啊,随便聊聊。

这轮面试与其说是在考验学生,不如说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学生。问了不少十分普遍的科学问题,然后开始讨论一些个人情况。

 

终于面完了高科

我是今天第一个。一分不差,9点准时开始。全程刚好25分钟,按照预定的时间进行。

 

教授Loiseleux是ENSTA力学系的,对Computer Science也有一些了解,我前一天就把他人肉了。

 

他来中国访问过,还是比较熟悉中国的。对浙江都有一点了解,知道杭州有个浙大,也许来中国访问过多次并且玩过吧。

 

我进门就打招呼,Bojour! 他大概觉得我发音很奇怪。。。居然笑。。。

 

开门见山,一上来就直接问我要了各类原件,迅速瞄了一下我的CV,就开始对我Microsoft的实习产生了兴趣,然后就开始问一些细节。我在里面做什么啊,做多久啊,什么时候开始啊,好不好玩呀,每周去几天呢。一堆问题。

 

然后问我的研究项目,我就简单的说了说,他貌似看起来有点了解,但是对里面的技术细节可能不是很懂,那就算了

 

接着就是套路啦,为什么选择CS啊,为什么来复旦呀?

 

然后为什么要来高科,来法国呀,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学校的内?

 

接着,你读计算机,希望是什么方向呢,在哪几所学校呢?我说我想专攻计算,想来ENSTA,ENST和EP。他让我选一所最喜欢的,我说最希望去ENST。他又说,其实都差不多,每所学校都很重视基础的课程,计算机是基础学科和工程技术的中间学科,很灵活。

 

最后聊了些随意的,有没有出国过啊,家里能给你多少钱呢?然后在帮我算钱,他说如果你自己负担5K euro一年,其实是能够生活的。。。我想这我不每天白饭了。

然后他说实习有不少钱的啦,1000euro一个月呢。不过只有一年。

还问我,如果申请不到企业和政府奖,中国的国家奖学金你要不要呀。。。汗,我勉强说我会考虑的。

 

接着让我问问题,我先问了ENST两个分校,他说Nice那个分校专业不全,但是Nice是个全新的环境,和Paris完全不同,而且英文授课,具体哪个地方好,其实要看人的。我听见英文授课,比较开心,他哈哈哈

 

然后我问他ENSTA貌似很重视数学,是不是比较喜欢招收数学系的人呀?他说不是呀,都招,招数学系的人是因为他们基础好,招工程专业的人是因为他们能够很好的使用工具,大概就这个意思。然后他给了我一份ENSTA的宣传册,自我介绍了一下,hoho,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ENSTA的。。。

 

然后我又问,全球金融问题,对招生有影响不,他摇摇头。。。当然没啦。。。这是人家工业界的事情啦。要有影响也是之后的事情了,招生还是一样滴。

 

刚要走,我想起一个问题,就和他讨论了一下N+i的项目,关于里面一个布列塔尼亚工业区的一所电信大学,他说还是不错的,但是N+i好像在面试了,我说:嗯。。。

 

最后就结束啦,我说,Hope my application can be the most seriously considered.

他说好啊,希望明年在巴黎见到你。

接下来,Thank you!  我最后想想,还是说英语吧,免得他再笑我。。。

去年的这时候,我说自己是个0

我刚来到地球的时候,生命的前50万年,因为无法见到光,我是在海洋中度过的。
地球生物都说,我要待到海洋干涸。
我想他们根本没看到我的天分。

觉得我是一个0,一无是处。
但我没有呆在海里怨天尤人,而是尝试着接触光线,等待进化。
在没有人愿意帮助你的时候,你的任何努力都会为自己加分。
这已经不是我能否在陆地上生存的问题了,我要证明他们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世界是圆的,就像一个0,因为我要提醒自己,每天我都要全力奋战。

我快成功了,在地球生活的100万年里,我没有想家。

当思乡的神曲再次响起,我想起了98年贝克汉姆对我说的那段话:“你应该留在地球,艰难的时候总会过去,只要你能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