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离开陋室到加入美位网的三年多时间里

先发个广告,我如果不在自己的blog里打广告,难道让别人来打么。

美位网是一个简单,全面,向任何人开放的高端服务平台。

这不是个非营利性组织,我很庸俗的靠它谋生,它没有打破常规,更没有标新立异,而且用户在美位网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简简单单的享受服务。

从创造美位那一刻起我们就从未想过出售它,我们创造美位,就是为了让其永存。

希望在如今浮躁的社会中这个完整的平台能够早日问世,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不论你是Geek还是文青,是公关还是销售,无论你喝酒用碗还是用盅,不如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一下我。远在SF的阿杜现在心里估计还在唠叨着我XD最大的优点就是说实话;所以你们的支持当然不是不求回报的。我只想说美位每一个人呕心沥血到现在,并不只是为了便利人们的生活,也并不只是为了提供优质的服务或者华丽的产品,我们希望美位网能给予人们随时随地享受生活的权利。

回到正题。

来美位网大约三个月,自从完成陋室履历停笔到现在也有快600天,依然清楚的记得最后那一刻,大家围坐下时都觉得对方已不纯真,最后所有人都醉倒在地上。我觉得很对不起自己过去的三年,相比本科蜗居在陋室的百页流水账,这三年就用数千字草率了事,浓缩在最后200来天里了。。。

离开Amadeus一晃7个月,每当有人心急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我都说,我一表人材,也有过4个月的游手好闲。

七月蔚蓝海岸,一个里约的少年,一个巴黎的姑娘,和一个公车上的迟到者。过去几周这三个实习生战功赫赫,出色的令老板忍无可忍,一怒之下拿公款拉我们去腐败,我很给面子才放了半小时的鸽子。他与我可不友好,南部的交通比考拉还懒,我时常是走回家的,他却总喜欢开着敞篷疾驰而过,还不忘打个招呼,看在蓝色阳光的面子上我竖个食指也罢寥。

围坐在摇晃的餐桌边,海水颜色越来越深,脚底已经能感觉到凉爽。背对着戛纳的海岸线,电影节过去一个月后依旧灯火,南部的盛夏似乎还要持续数月,而事实上半年以后初春的那次回访依然让我沐浴了一次美妙的夕阳,那应该是我至今最后一次呼吸夹杂着浓郁阳光的海水。透过晶莹的气泡望去就是安蒂贝斯嘈杂的傍晚,这个天使湾尽头的小镇我一点也不熟悉,只知道其中妓女的分布,Santé! 谈笑间无意说起两个月前海风拂面的科西嘉,心想南法夏天的生活再好不过了。难怪孤僻的巴黎人天天意淫,在山另一边,即便待在公司也是度假,一年一度的 Paris Plage 更是荒唐至极。我其实一度也有这么觉得。每每盛夏本地人都会拖家带小出远门把屋子留给臃肿的北方人,光是房租就可以让一家人过冬了。

安蒂贝斯一路向北就是索非亚山谷,全球最大分销系统Amadeus的大脑。大脑的皮层就是主楼食堂炊烟下的十余间办公室,那才是我南部真正的生活,大数据运筹和线路搜索。地铁,公交,航班,机场,酒店 …… 数不尽的国籍,辩不清的口音,共同的爱好:周四的Salsa,午后的阳光,掺水的咖啡,拿着钱不工作。很难想象外表如此庸懒的公司居然支撑着每秒数以万计的全球事务。却有多少人知道我们曾经在欧洲杯利比里亚德比之夜,人们捧着啤酒狂呼的时,依然在办公室讨论至出不了公司大门。我有时候居然怀疑是不是南法的白天是用来晒太阳晚上是用来工作的。然而连我自己都觉得接下来很长时间都会奉献给这个山谷的时候,居然回巴黎了。

至今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三个实习生都不想留下来。如果尼斯是蓝色,巴黎就是灰色的,充斥着颓废和挫败。然而这个毫无生气的城市却让我鼓起勇气去思考未来。时常有人问我如此毫无意义又不安定的工作到底为了什么,我想了想,回忆起日月光华流传了好久的那句自欺欺人的谎言,觉得自己在乎的不过就是一种虚无的自我救赎,因为过去愧对过的人生,一种对外人也许"毫无意义"的accomplishment。于是又想起牛老师的话,有些人是生来改变他人生活的。

正因如此,久而久之,听惯了各种批评,习惯了频繁的自嘲,却从来不容许别人指责自己的价值观。18个月前同又北和楠在巴黎北郊宿醉那晚一致认为大厨必须执着,甚至固执,最好是固执地有些自私。

恰恰这正是美位的核心价值。

细细想下,即使把美位网不断精简,直到干硬如缩水的海绵,她依然维持着自己的品质,最低的可行性同样可以带来收入。美位最本质的价值,就是“美位”两字本身。我没有参与公司的早期组建,却时常回溯曾经的想法。比如在体验美位订餐服务的时候,也许需要劳烦顾客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坐下。似乎她就不打算去拿外界华丽的元素装点自己。从最本质的内在出发,来丰富自我让世人接受。

事实上我曾经也是个火星人,在复旦的四年里尤其是最后两年我的兴趣一直涉猎很广,毕业设计差点没跑到中文系去,但唯独我不喜欢统计,于是有关数据对与日常生活的巨大影响力我也是过去几百天里才真切意识到。虽然为时不晚,回想起来二十出头那时的我就像一个无头苍蝇在密室里乱撞毫无方向。在巴黎混迹一年后到驴牌的十个月更被我看来也许是一生中智商的谷底,但无论如何,除了认识又北和楠以外,这段经历让我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弱点,开始试着把自己改造成如问飞一样正直的人(他听了以后一定会很高兴然后继续堕落一年直到下一次嘲讽),不骄不躁,脚踏实地,对待一切事物都能保持不偏不倚的谦逊态度。

这恰恰又是我准备把美位打造成的最终样子。与其说美位是个私人管家,还不如应召女郎更贴切。她着实是个贪食的姑娘,但在过去半年的成长中,从不停息的努力给自己减肥。她不急于使自己臃肿,而是致力于将自身主张的最核心价值,做到完美无瑕。这是美位在如今新兴互联网创业大潮流中得以生存的根本。Try to be lean。我猜MM更喜欢这句话吧。

说到创始人Even,哥大出身蒋氏。很久很久以前,追溯到「肉们里」和我才刚刚认识的年代,我们在哥大最中意的姑娘也姓蒋,直发中分一脸笑容还被我喷过一脸酒。大概是因为姓蒋的人都有宽大的胸怀,容得下我踏足过的任一片绿茵场。其实美位亦如此,高贵却没有门槛,定位于高收入人群却从不拒绝提供服务,哪怕是工作从日落到日出,只是固执得为了遵守一开始定下的诺言。

关于我为什么来这里,Even曾经是个十足的科技黑,与我一样祖籍火星,在她脑中似乎整个世界还处在十六世纪初期,计算器都被当成巫术。直到突然某天,一起吃完饭,慢悠悠的走向熟悉的大红装甲车,还没靠近车门就开了,进去,坐下,突然胸口的灯都开始闪烁,随后眼前一黑。。。回到地球的路上,看到两行字:我希望科技能帮助解决繁琐之事,让我们更自如、更专注地从事自己喜欢之事。

接着我来到了美位。

一直以来我都在想,到底是科技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在改变科技。正如古人云,不需要交互才是最好的交互,不久的将来行业里的技术产品只有两类,大众化的科技,和美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