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Q+W

这是个漫长的年代,仇恨和杀气早已烟消云散,然而那张惊讶的面孔却始终在眼前浮现。我看着他的背影,从303出来,进了305,卷走一股焦炭色的怨气。那时候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什么,恰恰是这个,影响了足足两个冬夏,直至我们分道扬镳。

征途, Q+W

电话门之后,是因扎吉用两粒进球把米兰送上了欧洲之巅。凌晨我听着楼道里扫兴归来的肝池球迷的叹息,不禁为我乡村俱乐部感到争气。虽然那天正是我21岁的生日,兴奋之余又有一丝担忧,说实话那一年米兰很辛苦,德比战被表妹双杀只是一个前兆。

电闪雷鸣让人预感到暴雨的降临,撇开足坛,楼里正酝酿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话说范老版,在我刚出道和超超切磋的时候,就有和他偶然碰撞过一次,是06年末的那个冬天。手好冷,90分钟各进一球进入了加时,我最后用因扎吉的点球锁定胜局。这战不值一提,但还是有话可说。

当时我一句话不说直接回去了,我心里明白,自己遇到了一个防守老练的人。青涩的我虽然赢了但清楚当时有些束手无策。我听到范老版在外面和305的人抱怨那个点球。早有耳闻305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三个人中有两人情同手足我观察一年之久,另一个人似乎还没有闻到江湖的险恶。

只是超超说他们都是范老版的手下败将,我暂时淡忘。直到半年后他再一次挑起我和范老版的对决。这战发生在我苦练之后,显然我本身,充满了自负,因为我有杀手锏。

我不记得那厮杀的经过了,残忍的细节迫使我们战后就决定将它遗忘。只有一点依稀的印象,比赛依然持续了120分钟,90分钟的平局并不平淡,我们分别多次穿透了对方大门,只可惜在加时赛上,数枚远射再一次终结了范老板。我虽赢了还是有点后怕,我在强攻,对手反击。他拿我的高球束手无策,而我居然在90分钟里吃了数不清的回马枪。自以为是的防反打法变得毫无意义。或许是进攻过于顺利而忽略了防守,但无论如何我还是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意料之中的就是范老版战后的惊讶。我明白他的心情,遇到了新招却找不出破解之法。我告诉了他Q+W的一些事情。这个加之巧妙使用就足以将对手五马分尸的秘籍,直到三年后才在江湖上慢慢绝迹。它是我苦练反击的收获,当然也明白的揭示了我战术的依赖性。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尝试着抛弃它。

范老版,我看着他的背影,从303出来,进了305,卷走一股焦炭色的怨气。那时候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什么,而自负又让自己没有继续再想。至少无法改变的是,两大阵营首次直接的对抗就擦出了火花。我想是时候去305看看了……

就跑过去找超超。凯旋的我把喜讯最先告诉了他,庆祝一番,喜庆之余说到了305。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他把我拉进房里,叫王东(限制级人物首次登场)关上门。超超告诉我,这芝麻大的陋室,外表不出奇常难以辨认,却不可小觑。常年有各方仙怪奇人纷至沓来,其个个相貌堂堂,身手不凡,可比“群英会”。

我心里一颤,寻思道:这仨,两人曾一度窃窃私语让我心神不宁,另一人行踪隐秘且奇珍异宝甚多,如今看来果然不同寻常。眼下形势紧迫,欲稳定局面势必要亲自造访。

由于路途艰险,再三要求之下,超超才决定带我过去。我们走了足足十步才到那,沿途还需经过“三尊老鸾贤者”之居,每一步都沉重带有忐忑。然而站定一看,吓出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