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话说天下大是《刺客信条II让我取消了米兰的大部分行程并坚定了在弗洛伦萨待更久的念头,但是孤身一人奔往亚平宁的打算还是酝酿了很久。只是最初意在米兰。

 

不过由于意甲可恶的赛程安排让我最终把这个城市作为了一个歇脚的中转站,而事实证明我没错。对我来说,罗赛内里是米兰唯一有吸引力的。只可惜米兰内洛的地点之隐蔽,让我坚信不花整整一天无法来回,更别说在基地门口逮到皮波,更更别说拿到他的签名了,所以最终米兰留给我的印象,除了嘈杂和满街的红灯,就只剩下那片和内拉组里人共用的破草地了。

 

(注:意甲就是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其实应该是意大利国家职业足球A级别联赛,但是A是拉丁字母,所以要翻译成中文,用“甲”,然后再简称一下,就成了意甲

 

其实米兰并没有我说的这么无聊,毕竟还是有它时尚的一面,但是今天不谈时尚,有意者私下交流。而我认为,从《刺客信条II》的资料片显示,Ezio父亲的悲剧,也就是从米兰公爵被刺杀开始的,可见这个城市同样具有比较关键的历史地位。

 

当然如果你希望瞻仰达芬奇神作,关于那13个人在一起吃晚饭的,去米兰看下它还是值得的。没有一个游客不惊叹于它的精雕细琢。只是要预约,一次性也只能进去有限个人观赏,更别指望到米兰后再打电话过去了。很多人专门为了它而去,但我确实没料到看个画如此复杂,也就没了这样的心境。

 

其实我待了这么多天逛下来几个城市也没明白Duomo具体的含义,反正不少城市的主教堂都这么叫,但也有一些不是这么叫,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那个在城市中具有极高的宗教意义或者艺术价值的主教堂一样的东西,如今却并不一定有主教在里面,就和巴黎圣母院一样。

 

米兰的Duomo确实名不虚传,但也就这样了,看过罢了。说他哥特,比不过巴黎圣母院的庄严,说他文艺复兴呢,又哪能及弗洛伦萨和梵蒂冈之美。

 

话说我到了米兰,被火车站里面硕大的人口数目给震精了。买火车票的长队就如在巴黎罢工日一样,甚至和上海南站一样。为了晚上能够离开这个城市,长时间的排队让我取消了当天圣西罗的参观,放到一周以后;更重要的是,长时间的排队过程中,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我认识了一个在米兰旁边小城做比萨的温州兄。他英语不好,意大利语也不熟,但是会修电脑,和老徐一样。主要是售票机没有温州话版,就帮他买了张回家的火车票,他为了报答我则给了我一张米兰的地铁票。我们身在欧洲心在汉,在遥远的亚平宁能够遇到一个战友一样的人,实在是难得。

 

(注:老徐是复旦狗男,履历见主线日志)

 

后来我就真的在当天晚上成功的离开了米兰,直奔翡冷翠。和一个手捧乌龟的电话女坐了整整一程,挺惨的,她曾一度希望改变意大利语的发音方式让另一个人听懂她所说的“英语”,就像我们对着美利坚人说新疆话一样。

 

其实,米兰的中央火车站真是宏伟,比天安门还要宏伟,比毛主席的精神还要宏伟。更意大利一点,比煤炭渣还要宏伟,比莫君子的屁股还要宏伟。反正我觉得就和飞机场一样了。

 

然后,回到话题上。逛了小半个亚平宁后又在最后一个晚上回到米兰,米兰内洛的训练基地是铁定去不成了。而第二天下雨,加上满街的红灯让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从市中心到圣西罗。进去以后就又一次震精了,同城兄弟共用球场为何更衣室的视觉冲击力就相差这么大,莫君子往市场上砸了这么多银子,何必在这里吝啬呢。不过反正也快搬走了,毕竟这个红色外观的球场,怎么都没法和内拉组里匹配。我程式化的在皮波的座位上坐了下,就奔赴机场去。

 

话说前一晚住的旅店,名字叫Medusa,我夜里过去找那楼,心里是一阵恐惧。最后显然是安然无恙。在我看来,其实欧洲人对这个女人的友爱,并不亚于Athene。确实米兰的物价太高,如果你是皮波的扇子,可以去不远的皮亚琴察过夜。

 

最后火山灰貌似也已经没什么影响,所以顺利的回来,赶上了Natacha和她GG以及另一位神秘男子的鸿门宴,他们试图给我灌入大量的伏特加但是最后我毕竟是站着回来了。考虑到一周后的的考试,之后几天天,我夜以继日的玩,直到昨天,看到了结局。

 

我才觉得不如发篇东西,给支线的意淫琐事开个缓慢的头,毕竟主线日志已经停了两个月没传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