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八廓街遇见观音

去布达拉宫拿完预约券回来,五分之二的人已经精疲力竭,都是来之前在包里发现多余的红景天的那些记忆先天匮乏的人。还好我第一天就把24粒全部吞了下去,虽然有些坑爹,但是坑着没罪。

穿过江苏路的北面的蜈蚣巷,望见大昭寺的金顶,神圣感油然而生。徐云峰第一个摘下帽子,交给王东。随后他跪下,双手合掌,扑倒在地。迷离的眼神,如梦回故里。王东顺便拿出手机在人人上报到。

老徐到家了,顺着转经道在八廓街的商铺间穿梭。朝圣者络绎不绝都冲着大昭寺去,转经人似乎对喧嚣更加置之不理,常年的外族游客入侵让藏民生成了天然的结界,老徐长呼一口气,口中念叨着approaching, approaching, approaching…… (他英语很好的)

随后见到前方走过来两个人,一个直顺中分发的姐姐,一个长脸尖下巴的童子。童子叫卖着:“卖天珠,卖蜜蜡。”小猴就上去讨价。

“天珠五万,蜜蜡两万。”

小猴又问:“这货色值这般高价有什么好处?”

姐姐说:“有好处,有不好处;有要钱处,有不要钱处。”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她有些故弄玄虚。

小猴很迷茫,王东则拿着手机在人人上报到。他俩都没钱,旁边的范老版便很生气,开始喷口水:“何为好?何为不好?花这价钱莫非我还能买个长生不老,能贪淫乐祸而不入地狱?”

姐姐回击:“带我的天珠蜜蜡,脸可更长,下巴更尖,如我身边的童子,这便是好处;如果故弄玄虚去整容,或者拉长照片又后期处理,便是脸再长也难见我宝物,这是不好处。”

我又上前,轻轻地问她:“那怎么才要钱,怎么才不要钱?”

姐姐微微的一笑,露出虎牙:“不敬三宝,逃票进寺,强买天珠、蜜蜡,定要收他七万,这便是要钱;若敬重三宝,入寺买票,见佛就拜,我将天珠、蜜蜡,情愿送他,这便不要钱。”

我们两眼放光,只听进去那句“情愿送他”,欣喜若狂。王东则拿着手机在人人上报到。小猴天生长脸,范老版一路虔诚,老徐又有皈依之心,加上我的三寸烂舌,硬是说服了姐姐把宝贝10块钱一个卖给我们,还顺手抓了把童子口袋里的糖果,结了个善缘。事后回想起姐姐音容,真是遇见天仙了。

范老版是非常开心,原来八廓街的宝贝尽是些便宜货,虽然真假难辨,家里也早就挂满了母亲上一次进藏带回家的挂饰,但说不定到离开拉萨的那天,带一大口袋宝贝离开,花费还不过百,自然还是件开心的事情。其实在上海,百元只能周末去汉庭开个房。

随后一行人,包括拿着手机在人人上报到的王东,大家搜刮了几十个害人的转金轮,几十串骗人的玻璃珠,和两串泡MM的假天珠,以及两条充满了怨念的保命丝巾,等等……

日落时斜射的厉害,睁不开眼睛,要离开的时候,见不到王东,回头去寻觅,他正在哨岗的阴凉处,拿着手机在人人上报到……王东可能还没意识到血光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