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三重门

周末去学校,范老版把车停向背影杀手,想搭讪却事实上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眼睛,所谓人如其背影。等姑娘侧过脸来,我意识到大家要后悔了,可是脚入贼船。情急之下我探出头去问她四教如何走。谁知姑娘思索了半天,居然答不上来。如今的辅导员,大多都不会办事,开学4个多月都没有教给学生每个教学楼的位置。辅导员渎职如家常便饭,当年班会前半小时才通知学生的李君子,完全不算恶劣了。校园懒散风盛行,有木有!!!

夏至,三重门

想到所有人都希望之后会发生什么,其实姑娘没有上车。怪只怪范老版的车不好,想某天我能开着辆帕加尼,在校园里撞死人还能拿出到捅十来个窟窿大摇大摆的走掉照样会有MM争先恐后的哪怕你问冥王星怎么走都会给你带路带到。套用韩寒口里两个字,谈谈。

正在合理的利用上班闲暇拍字的时候,门飞扣我说差不多又好发日志了,我觉得正是时候。如果不是突发奇想改写了小白的自画像,又没有遇上静安寺老徐做法,以及他母亲的素斋优惠券,和一整天的FIFA,老早就发了。上周末实在是出师不利,难得返校一次,还遇上辅导员渎职门,而且最近老徐小猴又同时遭遇女人关门,那就叫三重门吧。

差生毕竟是差生,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整天就想着MM的事情,工作时间依然聊天,亏我们还是名校出来的。尤其是老徐这样的人还混进了来,个个都是看起来彬彬有礼。

思想再贫瘠,我们也是百年入校生,算幸运儿。当年的麻辣大罗如今已经是脚本高手,医院神马的,网管神马的,赤手空拳,徒手搭起一个蟒蛇服务器。病人每天的血量,脑容量,三围,性功能,DNA,RNA,等等等等,病人家属不用跑,订阅直接网上找。RSS行,SOAP都行。

本科学校里好好学习有什么用,当年我用心看书,写下一堆,有一半是用来下载MM照片的,还多线程,还优化带宽,还配置定期更新,下下来有毛用,多数的从来没看过,系统每次重装,picasa识别出来几十万个人头,要2天2夜才停下来。又曾经,花了几个昼夜爬了千万个人名,带去给牛看,眼花缭乱的能看出个啥,统计出来姓氏的比例还和百家姓全然不搭。学无以致用啊!门飞应该是我们中间学习最用功的了,书架上的书比理图加文图还多,可是他连个青竹都搞不定,本本教育害死人。

如果说小猴的实习是踩在他人的痛苦上的,我第一个投反对票。但又如果说小卡是为了老徐家快拆迁的屋子才宽衣解带,我保留意见。

小猴是个传奇,夏至,人家去面试eBay,结果是被面试官当场KO,却收走了被这人拉来壮胆小猴,更结果的是,小猴一路过关斩将,直通BOSS级别的终面,还是群面,现场一曲忐忑,封喉了事,实习居然搞定了,还不费吹灰之力。打酱油的功力,不是FIFA里过过人,打打长传冲掉这么简单的。小猴深藏不露,软工课期末的书店网站可不是人人都可以一夜搞定的,虽然是单用户书店,那也是我的错。

软工课是我第一次听牛上课,牛虽然不算是个成功的硕导,却是个好老师,她爱自己的学生,并且不夹杂爱情。我们给牛从厦门寄去的明信片,至今依然留在桌上,也许是沉迷还没毕业。也许是怕扔了被沉迷看到后向我们告状,我们受伤后回去把她杀了。但无论如何,当年我们软工五人组,她很爱,而且不夹杂爱情。这完全要归功于范老版那个以Leopard为主题的网站,期末那时,牛落泪了,说第一次有学生为了project而做个如此精美的主页,过了会儿,大家都落泪了。包括沉迷,也就是王东,他也落泪了。

当然了,猴子抢人家好事,偷来实习,事后他请客自然没有敷衍了事,真宗傣妹火锅,人均30+(那时候猪肉还没有涨价,这个价格可以买50多根羊肉串),超豪华,超垂涎,甚至饕餮猴把面筋的汤汁还挤到了范老版的脸上,火辣辣的。只可惜那晚吃出了人命。尽管我和小猴躲过眼线飚车去格兰维尔阻拦,小卡的处女身还是丢了,老徐啊。。。谁都忘不了面对自己屏幕,度过了空虚一整夜的门飞,就为了等老徐的体系结构实验报告。

话说回来,体系结构实验,我也是当年退课烈士之一,我的理由是,我要考GRE。无心插柳,我为了考GRE,愿意花钱退掉了体系结构实验,虽然最后利用这段昂贵的时间玩了FIFA及其踢球。至于那本红色的词汇精选,我只看了第一个词,并且照做了。

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去了趟南京,和超超一起,考了作文,在鼓楼吃了KFC,见了超超的哥们儿,还给买好火车票,一路悉心照顾,宁波人老鸾!鸾秋!并且在几个月后,我去交大参加10G,遇到个MM,一见倾心,交了白卷后,MM不见了,万箭穿心,找了好久,至今不忘。虽然在范老版口里差点成了小说,但那段时间流行尾随。我和超超的友谊,从地理上,从空间上,也从身体上。最后他那个暑假过去了洛杉矶,我只能留在这边,开始做十个月的实习,后来超超和我说,美国人喜欢招女生,然后我就开始着手准备法国学校了。我建议大家不要去吃上海的大时代,因为那一年里多次,我吃完大时代就当天挂面试。

当然噩梦还不是体系结构实验,而是体系结构考试。不管怎么样,我曾经也是好学生。大一虽然挂科但从不缺课门飞也是,只是在辉辉课上说说闲话的老徐和小猴也是,四年了都住在一起的范老版和小虎也是。以及被小虎深深中伤过的娄君子,和满书架都是数学书的罗君子,还有宁可挂科也不愿索取他人报告的三鬼,和过目不忘词汇精选倒背如流的阿杜。就剩下沉迷和超超,唯一的两个差生,只知道睡觉和叫床。

但最后都变了,除了沉迷和超超。终归会堕落的,三年级最后一次考试,我也作弊了。我和邹韬也是拿过学期全A的人,拿过学期全A的人上辈子折翼啊,伤不起啊。拿了全A才是堕落的开始啊,以为啃老足够啦,最后一门体系结构裸着去总分也没人追得上来啊,谁知最后一秒意识到不对啊,系里君子泛滥啊!有木有啊!我们就作弊啦,还是陋室集体啊,日志里出现过的所有人物都在啊。谁知最后监考老师在旁边一坐啊,大家差点全挂啊。有木有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稀的,老徐还是会不时和我说起,当年门飞经过301寝室后告诉他,那里住着三个牛人,深更半夜讨论学术,觉得我和邹韬都是神秘的人。门飞不是错觉,就是幻觉,神秘人是蚟蝽蜙,他早就不在了,不在了。如今陋室作弊小队已经演变成了跨国作弊团伙。这才是为了学术嘛,为了我们中间学习最认真的那个,能够不枉费大四快毕业了还每天泡图书馆的学习劲,然后可以从芝加哥顺利毕业归来,一起去尼泊尔,或者去缅甸,烧芯片,卖假货,做生意。

之前说沉迷落泪了,也就是王东落泪了,也可以说是东子落泪了。是因为沉迷,也就是王东,也可以说是东子,他在学期初要求加入牛的实验室,牛问我他的本事,我说爱睡觉。如今,快四年过去了,沉迷已是个传奇,管院的小MM信手拈来,五体投地。次元这种东西,我不懂,我只玩离散,还是一元的。沉迷说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沉迷了三年。只身去重庆,回来后的失落,让我们感觉一点点理智,任何无理的要求,都莫过于天天陪着自己。沉迷算是去了次重庆旅游了,能让此宅男跑这么远,心底的冲动,纸包不住。

最后呢,老徐也进实验室了,王东的六级过了,小猴去实习了,问飞去实习了……整个大三的暑假,三楼里就是我和问飞,和在寝室看了一个月小说的小虎。。。

小说心态,受害最深的总归还是底层的学生们。就如旧城翻新后再改造,回不到过去,更没法回归原始。我之所以突然要把这篇志子发完,就是归心似箭了,在巴黎的时候觉得生活平淡,来上海实习反而有点暗淡了,高中毕业以后还没有大半年的每天9点前起床。说完这些事就大四了,也就和现在差不多心态了。